文章列表
这一航线开通后不久因为经济效益欠佳停航
2018-10-09 09:2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对于航班时刻管理的现状,民航局空管办相关负责人在发布新办法后也坦陈,中国的航班时刻管理工作还存在目标任务定位不清晰、制度程序不尽完善、时刻配置有定性原则无定量指标、与国际规则接轨不够、各地区时刻管理政策措施差异大等问题,亟须对《办法》进行全面修订,以适应新时期航班时刻管理的需要。

而航班时刻优先配置量化规则,则实现了由定性管理向定量管理的重大转变。根据时刻优先级评分公式,时刻执行利用率高、运行效率高、安全好、守规矩的航空公司得分会高;国际时刻分配鼓励完善机场航线网络,多开新航线,少掺和已有航线,大飞机远程航线优先;国内时刻分配则鼓励服务老少边穷飞支线、减少过度竞争。

目前,中国的航班时刻资源现状是,包括京沪广在内的繁忙机场时刻“一刻难求”,航空公司尤其是中小或新进航空公司根本拿不到热门航线时刻。在2015年10月的广州白云机场时刻拍卖试点中,有航空公司甚至拍出了一对时刻9000万的天价。

记者查看2010年时刻管理办法发现,现行办法共计11页40条,其中对于“航班时刻怎么分配”这个核心内容,只有第25条涉及。

记者查看新的《办法》发现,新《办法》共计23页59条,其中第4-6章共三章、第28条至第50条详细规定了时刻分配具体办法,不仅明确了时刻的分类管理、时刻的分配优先权排序、时刻的具体配置规则,还出台了航班时刻优先配置量化规则的创新方案。

比如对于航空公司的分配优先权,新《办法》明确,历史航班时刻有第一优先权,即之前有这个时刻,只要不违规被罚,以后也能一直有;历史航班时刻调整有第二优先权,新进入航空公司有第三优先权,即在某机场日航班数少于3个,或周航班数少于21个的新进入航空公司,可优先分配时刻池中20%~50%的航班时刻;在位航空公司有第四优先权。

2015年开始的新一轮民航反腐风暴,被带走调查的民航局官员也很多曾在运输司工作,而运输司最重要的职能,就是对航空公司新开航线航班、时刻资源以及新设航空公司的审批。

(第一财经,

多家航空公司负责航线时刻申请的人士对记者透露,目前对于哪家公司能获得什么时刻没有统一明确的标准,各个地方管理局的说法都不一样,每到一个航季的时刻协调会时,往往都是“白天会场烟雾弥漫,晚上各家大显神通”。

航班时刻是航空公司、机场、空管三大运营主体日常运行的核心要素,航线时刻的多少和好坏属于稀缺资源,直接决定着航空公司的收益,而掌握审批权和时刻管理权的民航局拥有极大的权力。因此,对于航线时刻管理办法的修订,也对航空公司的业绩和竞争环境产生直接影响。

“只要手里有数据,是个人都能算出选时刻的时候哪家公司排第一、哪家公司排第二、哪家公司排最后。也就是说,通过从11页到23页,从1个条款到23个条款,新《办法》把原来的‘主观选择题’变成了一道‘客观算术题’。”林智杰认为这是新《办法》的最大亮点。

这也导致一个个权力寻租的黑洞产生。2010年开始的那一场民航反腐风暴,就曾将民航空域资源管理多年的“潜规则”揭开,一些可以帮助航空公司“协调”到好的航线和时刻的中间商,与航空公司和负责审批的民航局管理人员形成了利益输送链条。

第一财经记者获悉,民航局日前印发《民航航班时刻管理办法》(下称《办法》),《办法》将于2018年4月1日起实施。

6荐闻榜

现行的《民航航班时刻管理办法》颁布于2010年,此次《办法》的修订对航班时刻分类管理、航班时刻历史优先权资格、航班时刻优先配置量化规则等做了明确规定和重大改革,明确了未来中国航班时刻要怎么分配。

“这意味着对航空公司来说,要想申请到更多更好的航线时刻,正常率和执行率将成为重中之重。”林智杰分析,此前,中小航空公司,特别是民营航空,在分配时刻过程中不占优势,新政出台以后,“按人按事”打分,大家又都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,因此中小公司、民营公司,特别是数据指标完成较好的优质航空公司将可能实质获利。

此外,新《办法》还明确了时刻分类管理,即国内时刻、国际地区时刻,专“刻”专用。目前,国内外时刻不分家,航空公司拿了时刻,想飞国内飞国内,想飞国际飞国际,哪里赚钱飞哪里。时刻分类后,对于北上广等枢纽机场,可能国际时刻会多放些,国内时刻少放些,引导各航空公司更多开辟国际航线,推动国际枢纽建设。

“现行的航班时刻管理办法只规定了航空公司如何申请,以及民航局协调分配的流程,至于到底是怎么分配的,为什么给了a航空公司没给b航空公司,对我们来说就只有一个‘暗箱’。”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对记者指出。

通过拍卖产生的价值是明显可见的,更多隐性成本更是无法评估。“要拿到好航线、好时刻,肯定要跟上面搞好关系。”一位在国有航空和民营航空都曾工作过的航企高层告诉记者,在这方面,每家航空公司的做法各不相同。比如他曾经任职的航空公司,请吃请喝、赞助旅游都有过,而有的航空公司则一度定期给审批部门送上“航线协调费”。

据记者了解,对于中小民营等新进航空公司来说,要想获得热门航线或者航班时刻,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一个例子是, 国内首家低成本航空公司春秋航空用时5年才获得京沪航线的经营权,但获得的时刻却是子夜零点后抵达北京,次日早6点返回上海,这一航线开通后不久因为经济效益欠佳停航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bdoormedia.com正规的网络购彩平台,华彩国际娱乐五分彩网址,诚招代理商范文版权所有